生物科学门户网站
BIO1000.COM

研究人员确定了与教育程度相关的1271种遗传变异

由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和昆士兰大学和洛杉矶南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研究人员领导的一个多国小组,对大约110万人的样本进​​行了大规模的教育程度遗传关联分析,确定了1,271个全基因组显着性遗传变异。该研究结果发表在“自然遗传学”杂志上,为遗传学在影响复杂人类行为方面的作用提供了新的视角。

虽然主要受环境和社会因素的影响,但多年的学校教育也受到与记忆和人格特质等认知功能相关的基因的影响。 图片来源:Sci-News.com。

虽然主要受环境和社会因素的影响,但多年的学校教育也受到与记忆和人格特质等认知功能相关的基因的影响。

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的研究生Robbee Wedow说:“它让我们更清楚地了解复杂行为特征的遗传结构,如教育程度。”在这项研究中,Wedow及其同事分析了71个数据集,其中包括来自15个不同国家且年龄至少30岁的欧洲血统的110多万参与者。这些数据来自英国生物银行资源公司,个人基因组学公司23andMe,以及较小基因研究的综合结果。

之前的一项研究发现,74种基因变异,包括许多参与大脑发育的变异,都可以适度预测教育程度。通过使用更大的样本量进行当前研究,该团队能够识别1,271种相关基因变异,包括涉及神经元 - 神经元通信和神经递质分泌的变异。“将我们的结果定义为识别教育基因将是完全误导的,”来自南加州大学的共同主要作者Daniel Benjamin博士说。结合起来,1,271种变体解释了个人教育程度差异的4%。“即使具有最大影响的变种,平均而言,那些有变异的人的受教育程度平均只有三周左右,而不是那些变异的人,”本杰明博士说。“然而,当我们分析许多遗传变异的综合影响时,他们可以一起预测一个人正规教育的长度以及人口因素。”

当科学家们将他们在整个基因组中测量的所有变异的影响纳入其中以发展新的多基因评分时,他们发现该分数可以预测完成学业的年份变异的11-13%。这使得分数对教育程度的预测能力等于人口因素,如家庭收入或母亲教育。

“这对多基因评分有很大影响,特别是对于行为结果,”Wedow说。“虽然对研究有用,但多基因评分绝不是确定性的,”他补充说。“个体遗传变异的非常小的影响证实了我们在早期工作中看到的东西,这本身就是一个重要的发现,”本杰明博士说。“将我们的结果定义为'教育基因'是完全误导的。”“然而,多基因评分对研究很有用,因为它结合了大量遗传变异的影响。”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