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科学门户网站
BIO1000.COM

仿生腿模糊了生物学和技术之间的界线

几年前,Djurica Resanovic在一场摩托车事故中失去了腿,导致膝盖上方截肢。由于采用了新型的神经修复腿技术,Resanovic在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的临床试验中成功地与他的仿生腿融合。

“在所有这些年之后,我可以再次感觉到我的腿和脚,就好像是我自己的腿一样,” Resanovic谈到了仿生腿的原型。“这很有趣。您不需要专心走路,您可以向前看并迈步。您无需查看腿的位置来避免摔倒。”

再次凭直觉行走

由瑞士机构,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和EPFL衍生出来的SensArs Neuroprosthetics牵头的欧洲财团的科学家与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的机构合作进行了临床试验,成功地鉴定并实施了三支截肢者的仿生腿技术。结果发表在今天的《科学转化医学》上。

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教授,​​EPFL衍生公司SensArs Neuroprosthetics的联合创始人Stanisa Raspopovic解释说:“我们证明,控制仿生腿需要的精力较少,因为截肢者感觉自己的假肢属于自己的身体。”带领研究。

他继续说:“这是世界上第一个配备有感觉反馈的膝盖以上截肢者的假体。我们证明,这种反馈对于减轻穿戴假肢的精神负担至关重要,从而改善了假肢的性能,便于使用。”

戴着眼罩和耳塞,Resanovic可以感觉到他/她的仿生腿原型,这要归功于感官信息,这些信息是通过外科手术植入残肢完整神经系统的电极无线传递的。这些电极刺穿完整的胫神经,而不是缠绕在胫神经周围。该方法已被证明对于研究由Silvestro Micera领导的仿生手是有效的,他是该出版物的共同作者,EPFL的Bertarelli转化神经工程基金会主席,Scuola Superiore Sant'Anna的生物电子学教授以及SensArs的共同创始人神经假体。[请参阅“仿生腿的工作原理:身体​​与机器之间的连接”。

Resanovic继续说道:“我可以分辨出他们何时触摸了[大脚趾],脚跟或脚上的任何其他位置。我什至可以分辨出膝盖弯曲了多少。”

Resanovic是三名截肢者均具有股骨截肢术之一,他参加了为期三个月的临床研究,以测试新的仿生腿技术,该技术实际上使神经工程学迈出了一步,为这种严重致残的疾病提供了有希望的新解决方案欧洲和美国有400万人。

得益于脚掌和膝关节的具体感觉,三名患者都可以通过障碍物进行操作,而无需在走路时看着自己的假肢。他们可能会绊倒物体,但会减轻跌落。最重要的是,大脑成像和心理物理测试证实,仿生腿对大脑的吸引力较小,从而为完成各种任务留出了更多的智力。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