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

植物&动物 | 生态&环境 | 大脑&行为 | 健康 | 技术 | 科学&政策 | 进化 | 古生物学 | 细胞 | 分子 | 基因&蛋白 | 遗传&发育 | 生物化学 | 生物物理 | 免疫 | 人物&事件 | 微生物学 |
当前位置: Science » 古生物学 » Science:物种大灭绝期间幸存物种群落的稳定性有所增加

Science:物种大灭绝期间幸存物种群落的稳定性有所增加

摘要 : 通过仔细观察二叠纪 - 三叠纪物种大灭绝,研究人员发现,在该事件的整个过程中,物种群落的结构和多元性是关键的预测因子。由于人类触发了当代的物种灭绝,因此发现会导致生态稳定性的因素会对在更多物种消亡时应该有怎样的预期提供重要的信息。

 2781_web

文字说明: 站在南非卡鲁盆地某湖岸边的远古哺乳动物水龙兽是二叠纪 - 三叠纪物种大灭绝的幸存者。

通过仔细观察二叠纪 - 三叠纪物种大灭绝,研究人员发现,在该事件的整个过程中,物种群落的结构和多元性是关键的预测因子。由于人类触发了当代的物种灭绝,因此发现会导致生态稳定性的因素会对在更多物种消亡时应该有怎样的预期提供重要的信息。基于化石记录,Peter Roopnarine 和 Kenneth Angielczyk 创制了复杂的模型,这些模型能捕捉到在物种大灭绝之前、之中和之后不同基尔特(即利用相同资源的物种群)的特征。作者们通过重组基尔特网络、完全撤除基尔特网络或改变物种间链接数的频率分布来对每个群落构建100个似乎合理的食物网。在物种灭绝间期下部与第一早三叠纪年代之间,局部稳定的食物网有了显著增加:从25%增加至84%,而物种多元的丰富程度则从43% 衰减至 19%。作者们说,通过运行不同的模拟分析,局部稳定性的增加可归因于功能性组织,而不是生物多元丰富程度的改变。此外,这一稳定性的升高部分源自最初小体型羊膜动物(即除了的鱼类和两栖动物之外的所有脊椎动物)的优先灭绝。相反,当少量幸存物种及许多演化的新物种进入早三叠纪时期时,物种群落的不稳定性接踵而至。由Charles Marshall撰写的一篇《视角》对这些发现做了进一步的探究,对2.5亿多年前羊膜动物的极大规模的灭绝以及该物种灭绝与当今的物种灭绝有何差别给予了解释。

原文链接:

Community stability and selecive extinction during the Permian-Triassic mass extinction

原文摘要:

The fossil record contains exemplars of extreme biodiversity crises. Here, we examined the stability of terrestrial paleocommunities from South Africa during Earth's most severe mass extinction, the Permian-Triassic. We show that stability depended critically on functional diversity and patterns of guild interaction, regardless of species richness. Paleocommunities exhibited less transient instability—relative to model communities with alternative community organization—and significantly greater probabilities of being locally stable during the mass extinction. Functional patterns that have evolved during an ecosystem's history support significantly more stable communities than hypothetical alternatives.

来源: Science 浏览次数:0

我们欢迎生命科学领域研究成果、行业信息、翻译原创、实验技术、采访约稿。-->投稿

RSS订阅 | 生物帮 | 粤ICP备11050685号-3 ©2011-2014 生物帮 Science  All rights reserved.